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网站首页 局馆概况 馆藏介绍 工作动态 档案法规 网上展厅 工作研究 工作成果 档案编研
机关档案 名人档案 家谱档案 档案开放 档案知识 档案风采 档案人文 查询指南 档案史苑
您的位置:镇安档案网 >> 风景名胜

风物程家川


风景名胜  加入时间:2016-05-27 06:29:19  zadaj   点击:312

秦岭南麓的镇安县西口镇有两条流域交汇于龙头子。

龙头子其实是一次地震的产物。一座山在古代地震时突然崩塌下来,堵住了两条流域,形成两条堰塞湖。不知道经历多么久的沧海桑田,泥沙就填满了两条沟壑,形成两条平展展的川道。一条叫上河,向东南;另一条向东北,却有两个名字:下川叫龙洞川,上川叫程家川。

程家川名字的来历,已经说不清了。姓程的人是有几户的,却不是大户。便揣测,历史上一定有姓程的名门望族,要么迁徙了,要么衰落了,仅遗留下这么一个孤单单的地名。

程家川足有十好几里长吧。一边紧挨黑幽幽的高山,与川平行,叫阴坡山,山上是蓊郁的树林和黑色的岩石。一边却是与川垂直的条条逶迤的黄土山岭,夹着一条一条不长的小山沟。每条沟口都对着程家川,每条沟的水流进了程家川的河道,每条沟都有着很土气的名字,譬如朱家沟、黄泥沟、岭沟、韩家沟、杨家沟、梨子沟、表嫂沟等等。

这里离海有几千里,比海高近千米,可水却十分丰富,三镢头是可以挖出一汪泉水来的。原因就是历史上是个堰塞湖,地下是日积月累的层层泥沙,成了积水的下湿地。

程家川有一条清清澈澈的河,像条扭曲的蛇在川道里弯来拐去,一会儿弯到阴坡边,一会儿又拐到阳坡边。河岸全是盆粗老柳,柳条临风婀娜,很有韵致。半河的碧水,潺湲流着,响动不大。河水里鱼很多,细瘦的身子,金黄的脊背,脚步一动就游进水草。当然还有泥鳅,一动不动地伏在河床上,嘴上有难看的须。小时候,用一截铁丝,一头按个把,下河打鱼,一早上可以打一长串。程家川的鸭子多,河道就是鸭子的乐园,泥鳅是鸭子的美食。顺着河道溜达,说不定会捡一到两枚刚下落的鸭蛋。

程家川有一川的稻田。这在秦岭南麓是不多见的,因为是下湿地,因为水源丰富,就造就了稻谷生长的条件。但由于海拔高,气温低,稻谷一年只长一茬。谷雨前整好了秧田,谷雨后就要插秧了。插秧季节最忙也最热闹。秧苗从秧母子田里拔出来,用担子挑着运到各个水田边。总有一个老者站在田埂上挥手向田里扔秧把子(捆的秧苗),又稳又准的,扔得星罗棋布,极其匀称。下田插秧的多是年轻男女,要强好胜,撅着屁股不抬头,看谁先插到埂边,谁插的秧匀称。秋天的程家川,天高气爽,稻谷翻浪,飘香十里,庄稼人就用竹竿子拴一个长绳子,叫响鞭,站在田埂上,双手挥动着响鞭,发出类似鞭炮的声音,“啪——,啪——”,偷吃谷粒的山雀就惊飞了。大约在中秋节的时候,就可以下镰收获了。过去没有脱粒机,割回的稻子就放在道场上,让牛套着石磙在上面吱吱呀呀来回碾。最后谷粒脱落了,稻草也碾绒了。碾绒的稻草堆在一起,是冬天牛的饲料,也成了孩子们的娱乐场,但也偶有刚成熟的男女钻进去啃嘴偷欢,即使在里边呆上一天也没人能发现,实在是隐蔽得很很。

想起秧田我会想起水牛。水牛是从南方引进过来的,因为程家川有江南的味道,水牛就习惯在这里生存。水牛力气蛮大,犁秧田一副犁只套一头牛,走得好欢实。相比当地的老黄牛,水牛实属庞然大物,但性情温顺,经常看见,水牛悠闲自得地在河道里啃着水草,而几个穿着开裆裤的小牧童在水牛背上爬上爬下,有时也会静静坐于牛背,持一自制的竹笛,吹得悠悠扬扬……

可惜水牛在这里已经成为历史了。因为稻谷产量低劳作难而被放弃种植了,许多水田改造成为旱地。不能改造的就挖成鱼塘。水田的消失必然带来水牛的消失,这让我有点惆怅。不过程家川的鱼也别有风味,香而不腻,味道好极了。可是,年年程家川会发一到两次洪水。川道流域长,河道窄而浅,洪水往往翻岸而出涌进鱼塘,鱼就跟着洪水跑了,最后跑进河里,被洪水冲到几十里外的下游。洪水过后,下游的人在河里随处看见几尺长的大鱼。那鱼肯定就是程家川的鱼。

程家川的上川有一棵大树,十人牵着手才能合抱住,状如蘑菇,枝叶繁茂,树荫能覆盖一亩多地。因常年青枝绿叶,所以叫青树。青树的附近地方就叫青树村。青树有几百年的树龄了,村民就认为这树是神,在树下烧香磕头祭拜。有的娃一生下来就抱到树下拜树为干爷,想让树福荫孩子一生。有的人给树搭红,扯几丈长的红布挂在树上,青树就更笼罩着一种神秘感。

退耕还林了,山岭就慢慢“肥胖”起来,到处是绿乎乎的青树。早晨起来,川道上空就有薄薄的雾霭,与农舍升起的炊烟接为一片,成了山与山之间银色的“天桥”。一只小鹿子夜里忘了回归,冒冒失失跑近农户的灶房,原来农妇正在炒菜。毛狗子(狐狸)、羊鹿子、果子狸等大白天跑进川道,已经算不得新鲜事了。

安岭子在程家川的中段,那里有著名作家方英文的老家。一条低矮的山岭像老母的臂膀缓缓地伸展过来,温柔地将方氏几间瓦房老屋半抱。背倚青山,门朝水田,绿树掩映,有溪流在不远处潺湲流过,怎么看都像韶山冲。方英文当年考上了全县头名状元,再后来成为声名远播的大作家,村民就说是因为这里风水好。其实,程家川这地方到处都是这样的好“风水”,所以程家川考上重点大学的多,在机关工作的人多。有人想把县城供职的程家川人召集起来会餐,掰指头一数,需好几桌子。

程家川的下川有条有名的沟叫岭沟,名气来自那里产一种很香的米,米饭蒸进锅里香气就满屋弥漫,凡嗅到这样香气的人无不吞口水。传说岭沟米作为贡米曾献给慈禧太后,老佛爷很喜欢,就闻名遐迩。岭沟里住的人大半姓汪,不姓汪的也是汪家的亲戚。我外公就姓汪,他们管我外婆叫“三奶”,住在汪家大院子对面那条小沟里。外公外婆早已不在世了,那葳蕤的山坡上留有他们的坟茔,我年年回去都要去烧纸的。

站在阴坡山的高处看岭沟的地形,才发现岭沟像条鱼。鱼肚子刚好就是汪家大院子。所以汪家大院子的女人个个能生产,生孩子就像柿子树的柿子红了,不费气力就落下来了。有个女人十年生了八个娃,放在前苏联就是英雄母亲了。不过后来实行了计划生育,再能生也得“控制”。

程家川是回汉两个民族杂居。回民的性情像北方的汉子,粗犷豪放,直言快语,喜欢张扬,说话口音基本是关中声腔,粗声大气,有秦腔的味道。而这里的汉民历史上多是南方的移民,与这里的回民恰恰相反,性情温厚,处事低调,言语起来婉转含蓄。然而,不同性情的两民族同袍却能和谐相处。相互之间将老人叫“干爷”,将长辈叫“干大”,年龄相当的就称“干哥”、“干姐”,亲热得很。回民喜欢饲养牛羊,汉民擅长养猪;回民喜吃牛羊肉,汉民却爱咥猪肉。却各自都很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譬如,回民不吃猪肉,到汉族家里做客席上就不会有与猪肉相关的饭菜;同样,汉族人嫌回族的牛羊油膻醒,回民接待汉民炒菜时绝对就换成植物油了。

程家川现在属于西口回族镇管辖。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是分外地照顾和优惠。每年都大批大批地拨款扶持他们,建这修那,让程家川一年一个新变化。前几天,我从县城回到程家川,但见水泥公路平坦如砥,像条白带子穿过程家川,时有各种车辆呼啸而过。河道拓宽伸直了,新砌的崭新河坝像长城般整齐牢固。隔不远处就会有一座水泥桥梁横于河上。路边的小洋楼拔地而起,东一幢西一幢的,太阳下粉刷一新墙壁分外耀眼。电线杆子随处矗立,上面布满了“蛛网”……如今的程家川还真有些“现代”的味道。不过,我心中暗暗企想:“现代”固然很好,可千万别丢了原始生态的风味哦!

程家川这地方,是我的故乡,说来说去一个字:好!

(作者系原镇安县政府办副主任、组织部副部长、物价局长姚元忠.---此文原载《陕西日报》2012122日秦岭副刊)

 

上一条:龙洞川观音庙复修记
下一条:来安去安 小城镇安

  • 1
  • 版权所有 镇安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镇安县电子政务信息中心
    邮政编码:711500 地址:陕西省镇安县城后街
    办公室电话:0914-5322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