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网站首页 局馆概况 馆藏介绍 工作动态 档案法规 网上展厅 工作研究 工作成果 档案编研
机关档案 名人档案 家谱档案 档案开放 档案知识 档案风采 档案人文 查询指南 档案史苑
您的位置:镇安档案网 >> 档案史苑

塔雲山游记


档案史苑  加入时间:2012-10-17 09:57:27  zadaj   点击:1307

前天中午和镇安的朋友徐勇,小郭局长一块在“乡之味”德娃子开的地方特色饭馆吃饭,忽想起镇安文化名人邢显博先生,电话联系不大一会先生来了,朋友上桌高兴一阵子一瓶“海之蓝”喝干了!

席间邢先生联系县上有关部门一定让上“塔雲山”观光。酒后人胆大,下了楼三点钟了,从县城驾车往位于县西35公里的塔雲山驶去。

下东坪进磨石沟,车在山道上飞驶。有些路人生只走一回,可这山道我走过了几十次。一九八五年我在商洛地区文化局工作,业余爱好摄影,听人说塔雲山风景秀美,约了地区文化馆摄影干事,赵勇,张文华,贾建昌从镇安县城汽车站搭乘开徃祡坪方向的解放牌大卡车,山道刚刚修通,石渣土路车过卷起阵阵黄土,一路上坡大弯急,由于人多拥挤有几次车在急弯处把人差点摔出,捆在车箱中间怕车箱板在急弯处让人挤开的大麻绳不时发出“膨膨”的响声,那会山区交通十分不便,这里坐车往往是搭上命才敢坐的山间简易交通!这条山路上不知出了多少次事故!

我们从老虎沟口下了车,满脸黄土,走了三个多小时登上了山顶‘铁瓦殿’,我用彩照拍下了“塔雲山”,并发表在《陕西画报》,那时人穷出门没有干粮,在下山的路上偷吃了几十个山民们种的旱黄瓜,不然肚子饿的受不了!下了山走了四十多里山路我们到了祡坪区,在区上住了一晚,在区灶上吃了碗汤汤面,那晚在祡坪的旬河里“打江水”。月高山静水凉美美的享受了一回月光下的野山赤裸沐浴!

第二次上塔雲山,一九八八年我开北京吉普,拉上当时在地区文化局当局长的张中山,艺朮馆画家王军强,群文科长杜东灵车停在沟外的河道旁,还是从老虎沟进沟,用了近四个小时登上了山。一路上张是个大学生文人,吟诗说句还有点文人骚客的样样!时不时冒出一俩句打油诗!他回来写了篇游记发表在《陕西画报》陪发了我的照片。那晚我们返回了县城!

这人生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要不是邢显博先生热情邀请上山看看,这再上“塔雲山”还不知何时!去年“塔雲山”未开园我陪地区人大老郭主任,西安市老领导王俊仁,在县人大金主任陪同开车到了停车场。见到了镇安才子陈彦题写的“天池”二字。可惜山道有雪,天寒结冰。王主席没有上山,我陪他在这上善若水的“天池”旁边观远山苍茫的群山,近在咫尺未能登山观景!可我连想起几次登山的记忆观感。回来后我写了首《塔雲山感怀》,并在六尺宣纸上行草叙墨。

去年拜访邢显博先生时让转送了“塔雲山”管理处的领导。显博先生今打电话联系免费上山还提起此事。转眼车开上了停车场收费的大门口,山门是仿古大牌楼上有中国道敎协会任法融会长书写“塔雲山”。未等车子停稳,从车后的小房子里出来了一个小伙子,边跑边问,并说上边领导说了让免费参观,邢局长面子大,再说这野山文人中,唯显博先生通古文,知诗律,懂党史,熟风土人情,在县文化局,党史办,政府办都当过头头,这人有时办事不在官大小,钱多钱少。看你有没有这处世范围内的那一点点“面子”,人常说:关口渡口气死霸王。这人不就活那一口气,一张脸吗!百十元一张票省了不是为钱,而是为脸面。

过了登山的大门,一口气车停在了陈彦题字的《天池》旁。我让先生帮我背上三脚架,我背上长镜头,和老伴,北京朋友洪蕾一块顺山道上平整清洁的石台阶向山顶走去。

今扉昔比,过去从老虎沟登山几十里羊肠小道奇曲不平,遇山洪道断人要攀爬翻山越岭才能登上峰顶,而今登山如走平地,山道石台阶统一尺寸,花岗崖石料灰块块刻印防滑的凹槽,这开山修路时,完好的保护了奇石古木,有些古树弯曲象驾在山道上的天桥,有些怪石盘踞山道中央,登山者得绕道而行,以敬畏自然之神灵。山险景秀,林木茂密沟壑深,上山的路有一条绕在了后山的悬岩上,山道有多处架桥而行,这奇险自有奇妙之处,妙在这山道旁处处奇花异草,古松参天。下午的烈日被树阴挡住了,人登山真不显五月夏日的炎热,一阵山风吹来,凉爽璞口,阵阵草芳花香,那千年老松枝的松香味,在微风袭来象口中啃啮着的松籽味,让人心旷神宜,登山如进万花园之感叹!

这一绕过了“飞天崖”,“卧龙松”,“打儿窝”。登山临顶:天风吹松涛,万峰平齐腰。云海叉身过,人借山登高。眼前的“秦楚一柱,绝顶道观。”展现眼前,塔雲山:“铁瓦浮云在九宵,脚踩云朵魂飘渺”,这山以险、奇、秀峻,神而著称,不仅具有厚重久远的道敎文化,而且拥有绚丽多彩的自然风光。险峰、怪石、古松、云海、幽洞、峡谷、密林道家修练的道文化相融一体,浑然天成,接天连地,神密通灵。

虽说金顶古庙只有不足6平方米的微致小庙,可此庙建在三面环于万丈悬崖之上,庙门内2平方米只能容纳一人跪下拜神祭天,当年古庙外没有铁链护栏,稍不当心就会跌落深渊,有粉身碎骨之险。此庙名为“舍尸殿”。庙门首是一条石雕青龙,庙门横匾石刻“塔云山”三字:石雕楹联是“树长培堤荫庇人天百岁,花开覆钵香荡世界三千”。此庙云中建悬在万丈深渊之上,是用4根石柱插入石缝隙中,用石条铺基,庙顶用铁瓦压盖,今人用黄铜做了个顶,故传金顶。此庙有4眼翘角飞檐,每眼翘角檐上挂21斤重的铜铃一颗,此庙真乃通天接神处,风吹铃响奏天乐,年年月月神仙来。

在这绝顶通天的石阶上我为他们留了影,我登顶从庙内望外观看,真应了那句杜甫《望岳》那句古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奇山必有奇松,庙外的几棵古松也是奇身异型,弯曲伸长,生长在这悬崖陡峭的峰顶上,年年岁岁顶烈日斗炎寒,迎上苍电闪雷鸣,任凭风吹雨打,这真是:古松数日月,崖山知天寒。

遗憾守庙的郭道人不在,听临时看庙的讲,道人下山喝酒去了!这年月好日子,这道人也开怀畅饮了!

可开山的始祖成明达四十四岁携家产上山修道,在清光绪年间主持修建扩大庙产,成为一代名师,过世后有真身塔现存,玉溪先生题写:“半世从未染红尘,自是蓬莱第一人:身古熏名云玉石,念动塔里贮阳春”楹联。塔门坊上有石刻对联一副,上联“果满善圆千秋巩固”,下联“功高德厚万古流芳”。

时代变了,一切都变了,庙成了旅游的胜地,道观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传统的中国文化早让这一切向钱看的国情冲的湮消云散,庙当产业搞上市,观成财神迎游人。

看这浮世的文化乱象,伪文化伪文人的躁动。只有这野山丛中的古庙还有点厚重文化原味的遗存。要感谢这偏远的丛山荫蔽了这山顶的庙观,留下了这块块残破的石碑,让人还看得到这五千年中华的文明苍桑。让今人还多少知道一点礼仪廉耻,道德经伦。因为这它还应该是当年的塔雲山!

开发了!塔雲山在不远的将来也会变的!变成河南的“云台山,少林寺。”因为这是时代的需要,你不变不行了!

你也让这里的百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再说你也不能让人家投资五六千万大洋打了水漂。这振兴一方经济全靠你了--塔雲山!你任重道远!

下了山在东坪见到了显博先生在青铜关镇当书记的二儿子邢光阳,人家备了丰盛的晚餐。饭后我们分了手,回到开元酒店后我认真的读起了显博先生所写的那本由孙子邢祥垠给爷爷写序的书……《芸窗笔彈》。

那一夜失眠了!

                                                                     (康铁岭)

 

 

上一条:镇安,在半个世纪前
下一条:学习时报详解情商:有种人叫“木头人” 不适合当领导

  • 1
  • 版权所有 镇安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镇安县电子政务信息中心
    邮政编码:711500 地址:陕西省镇安县城后街
    办公室电话:0914-5322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