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欢迎光临——镇安档案网
网站首页 局馆概况 馆藏介绍 工作动态 档案法规 网上展厅 工作研究 工作成果 档案编研
机关档案 名人档案 家谱档案 档案开放 档案知识 档案风采 档案人文 查询指南 档案史苑
您的位置:镇安档案网 >> 名人档案

镇安文坛楷模 姚元忠


名人档案  加入时间:2007-08-22 20:48:22     点击:13452
 

  姚元忠,男,汉族,大专文化,1956年出生于镇安县西口镇,祖籍安徽。先在程家中学、西口中学任教,后在政府办、县委组织部工作,曾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现为镇安县物价局局长。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镇安县文联副主席,镇安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1995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以写小小说、杂文、随笔见长,迄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近300先后在《杂文报》、《星火》、《百花园》、《黄河文学》、《三秦都市报》、《商洛日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杂文以及言论、通讯、论文百余篇,20余万字,获地市以上大奖5次。出版小说集《一树银杏》,散文集《西窗看云》。小小说《王五发迹》获1997年《星火》小小说大奖赛一等奖,有两篇作品分别被评为商洛地区百篇优秀文学作品二等奖,有近30篇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杂文选刊》等刊物选载,有多篇作品被收入文集,其中《夜夜走鬼巷》被收入深圳中学课外阅读资料。2003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小说集《一树银杏》,著名作家方英文为书作序,被称为“小公务员的百科全书”。该书关注现实生活,批判国民劣性,擅长讽喻手法,语言朴素简练,将杂文与小小说,杂文与随笔“杂交”在一起,包藏着较深的幽默感,多给读者一笑而留下枯涩的回味。2006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杂文随笔集《西窗看云》,针砭时弊丑恶,揭示生活哲理,风格明快,调侃风趣,可读性强,能给读者带来积极健康的教益和阅读中轻松适意。

风 雨 童 年

姚元忠/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

听外婆说,我一岁多就被外婆带到她家了。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所以外婆就叫我大娃。外婆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也许是为了续香火吧,外婆就让我做了她的孙子,改姓汪。我就把外婆叫“奶奶”。

我到外婆家,正是“吃食堂”的年月。外婆外公每天都得参加集体劳动并到生产队里吃大锅饭。大集体的大锅饭饭稀量少,大人根本填不饱肚子,但外婆外公却不舍得吃自留田里生产的那点稻谷,而是每天抓几把,放在小石臼里用石槌脱去谷壳,然后放在像弥勒佛似的铜罐里,在火凼里煨着为我熬米粥。这样,外婆外公的脸上满是菜色,而我却吃得白白胖胖。那米就是闻名遐迩的岭沟米,煮饭时香飘半里,我就是吃着这种香米长大的。

我三岁左右的时候,外婆家的生计已经无法维系,不得不做出“出山外”即到关中找地方落户的打算。那时,去西安没有任何公路,他们是步行羊肠小道翻山越岭到关中的,外婆外公还有我的二姨、小叔父轮流背着我,走了三四天,背我背得他们胳膊全肿了。好不容易走到汤峪那地方,在一家旅社歇息,少不更事的我乘大家没有注意跑到门前的河岸上撒尿,不知道那里来了头气势汹汹的公牛,一头将我抵下了十多丈高的河堤。可我的命大,没有落入石滩上,恰巧掉入一间房子那么大的淤泥坑里。外婆他们得知赶快绕道赶下河,我已经从泥里爬了出来,正扒拉脸上糊满的泥巴。据说,那天,我刚好三岁整。一个算命先生曾经说我人生有“千日关”,正好应了他的掐算。我安然无恙,外婆却吓得大病一场。

在关中辗转去了许多地方,能落户的地方听说都容易得一种叫柳拐子的病(大骨节病),外婆就不愿意了,她是最怕我将来成为柳拐子的。最后,他们这次行动就无功而返。

返回家乡后不久,“大食堂”就解散了,人们也不再炼废铁了,日子相对要好了许多。

外婆的门前屋后以及附近的小河、稻田就成了我儿时的乐园。外婆的门前有一园竹,密不透风,里面藏着许许多多鸟,啾啾叫着真好听。外婆的鸡鸭也常常躲在里面,钻进去有时还能捡到鸡鸭下丢的蛋。竹园外边卧了个大碾盘,半截子埋在土里,从来没有看见人用过,我就那上面玩尿泥做小泥人儿。就在碾盘几米远有眼水井,那可真是神泉,汩汩地向外涌着水,从没有间断过,夏天透着凉气,冬天冒着雾气,喝起来清爽甘甜,生水喝了也不肚子痛。就是这口井养育了一弯稻田。稻田里长出的就是著名的岭沟米。秋天稻谷成熟了,香气飘逸,很远很远就能闻到。外婆门前的山坡下有条两三丈宽的小河,准确地说应该叫它小溪。一年四季清流不息。依稀记得河里没有什么鱼,因为水太浅。但螃蟹却非常多,不过只有扣子那么大,紫红紫红的很好看,一般不露面,喜欢藏着石头下边。我爱捉它们,一捉就是几十只,用瓜叶子包着烧着吃,又香又咸。偶尔也有巴掌大的螃蟹,藏在水潭底,一次去捉它,却被它忽地用钳子夹住我的大拇指,我痛得哇哇大哭。河边有颗很粗的核桃树,夏天如一把大绿伞,是外婆家的,那核桃皮真薄,不用砸,用手掌一握壳碎了,就能吃到桃仁。最热闹的是插秧时节,稻田里一片欢叫,大人们忙着插秧,可我忙着捉鱼。稻田里的鱼因为水浑了,就把头露出水面,我不费力就抓住它们。那种鱼命长,拿回家里养很久都不死。捉黄鳝和护稻也是有意思的事情。黄鳝喜欢打洞,晚上它把田埂打个洞,田水就漏掉了,所以大人们就将稻草搓成绳缠在火钳上,打着手电筒在埂上捉它们,一晚上就捉半挎篮,回来大人剥皮炒着吃,很香很香的。而稻谷快熟的时候,防鸟很重要了,否则会被鸟吃尽的。大人们将几丈长的竹竿上系着绳子,就成为响鞭。在埂上啪啪地挥舞着鞭子,鸟雀就不敢来了。

那时候,我几乎是外婆的影子,外婆走到那就要把我带到那。记忆深刻的是外婆引我看大戏。看戏要到十多里外西沟口镇子上,外婆的娘家就在那里。我第一次看的戏是《三十仇》,看到地主毒打穷人时外婆流泪了,我也流泪了。外婆摸着我的头说,你长大了一定要做个好人,我就点点头。

后来我要上学了。外婆给我买了好几盒粉笔,外公就先教我识“大”、“人”、“天”、“地”等等。我就用粉笔在墙上、地下乱画一气。外公很有文化,胡子里藏满故事,经常给我和外婆讲《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等,那时我听得似懂非懂,但知道他们是教我长大了怎么样做人。上学后,一次老师叫我上讲台在黑板上做一道题,可我做错了,那位严厉的老师就把我踢倒在台下,膝盖摔破流血了,回家后外婆知道了很伤心生气,就领我到老师那里问他,可是外婆走到教室外却停下来。外婆说:老师虽然不对,可你也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念书,别惹老师生气。外婆默默地返回了。外婆的宽容,反而使我知道在学校真要好好学习了。

在我读完四年纪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突然爆发了。外公因为解放前一点历史问题成了历史反革命,浓重的阴霾罩上了外婆家。外公不停地遭到批斗,外婆提心吊胆打发着日子。学校已经不能正常上课了,连老师也换了。新来的杨老师让我们默写一段毛主席语录,我不小心写掉一个字,遭到他的严厉指责:“你怎么写错?你这个反革命崽子!”我头上像被挨了一棍,回到家里扑进外婆怀里委屈得直哭,外婆也哭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政治打击的可怕。之后,来自的同学歧视更加厉害。一次游行,我高兴地举着红旗站在队伍的前头,忽然被一名同学夺了过去:“你是反革命崽子,有什么资格打红旗!”我顿时木鸡一般立在那里。面对这样的打击,外婆就安慰我:“你不要怕,你外公虽然是反革命,可我娘家是贫农。你就跟他们说,你是外婆的娃,是贫农的娃。”外婆的话果然能起效果,接下来一次班长叫我下午放学后下地“劳动改造”时,我就理直气壮地对他那样说了,他立即改变对我的歧视。

小孩子之间毕竟是单纯的,但那时的政治气候却异常复杂,大人之间互相不停地攻斗。不久,有人在公社的门口给我父亲贴出一张大字报,“揭露”我父亲把大儿子拱手送给反革命。父亲在公社卫生院工作,屈于这种压力,不得不来到外婆家,告诉外婆他要领我回姚家。外婆听后一把将我抱住不放,生怕父亲夺了去:“我不让大娃走!”我也哭着说:“我不走,就是不走!”父亲摇摇头,叹息一声暂时作罢。

大概过去了一个月吧,父亲又出现在外婆的面前,这次他似乎下了最大的决心:“孩子这样再呆下去,将来就没有一点前途,会一辈子让人瞧不起,以后上学、就业都会成为大问题的。”父亲还讲了许许多多的道理。外婆默默地听着,再没有说一句话,只任泪水扑落落滚下。外婆太爱我了,她实在不舍得让我离开她呀!我也不愿意离开外婆,父亲走后那天夜里,我做了一场噩梦,梦见父亲用绳子捆着我拉回去,就大哭起来:“奶奶,我不离开你!”我的梦呓惊醒了外婆,外婆搂着我轻轻地拍着:“你不走,我不会让你走,谁也带不走你。”

然而,三天后,外婆就改变了主意,她把我叫在面前,平静地对我说:“大娃,我和你外公想了这几天,觉得你父亲做得很对,你应该回去,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在这里你真的没有前途啊,一辈子在人面前抬不起头,那是什么滋味。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不能害了你呀!”外婆说着,禁不住泪水又滚落下来。我依然坚决不离开外婆,可外婆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坚定:“大娃,你要懂事听话,你回去了,我心里会好受些。以后我会悄悄去看你,你也偷偷地来呀……”我看见外婆日渐消瘦的面颊,好半天才答应了外婆。

临走那天,外婆把才缝的一件新衣服让我穿上,最后一次用铜罐为我熬了岭沟米粥吃,才领着我回姚家。外婆家离姚家并不太远,翻一个山冈就到了。那天,外婆的脚像罐铅似的沉重,挪动得十分慢,走了很长时间才到父母家。外婆离开时,我送外婆在路口,看见外婆几步一回头,不断地招手让我回去,我的心难受极了,泪水如泉般从眼眶涌下……

那是刻骨铭心的一九六七年,我刚满12岁。

屁 股 和 脸 面

姚元忠/

屁股和脸面按说是扯不到一起的,一个居人最高处,一个居人“中部地区”;一个被人视为至尊,一个被人看作卑贱。尤其屁股是臭物臭气的“出口”,似乎总与肮脏沾着边,而又与人的生殖器官靠得近,极容易让人联想起“黄”来。

然而,屁股与脸面都是人身上的肉,不过分工不同罢了,一个让人坐的,一个让人看的,都是人身上不可缺少的部位,如同一个奶头吊大的俩亲兄弟。厚此薄彼都不应该,以我说,就屁股所处的卑下地位和遭受的委屈,实当令人同情。

屁股的品质难能可贵,甘处裤裆之内,不像脸那样抛头露面,而又默默无闻为人服务,颇有些任劳任怨的作风。当人疲惫不堪需要休息时,屁股就责无旁贷地承受着身体的重压(如果是胖子,屁股就会更辛苦);当女人繁衍分娩时,它又是最先受污秽淤血沾染;当人违法犯错时,更是屁股替人代罚受过挨板子;即使人病了需要药物注射,针偏偏不扎别的地方,而选择在屁股上;人身上那些作废无用的东西,统统由屁股负责,落了一屁股臭还被人瞧不起。而最重要的是,屁股不做什么坏事,而人脸上那几个窟窿十有八九都在给人制造麻烦。屁股不像嘴巴胡说八道,胡吃乱喝,让人病从口入;也不像有些眼睛看得起领导和富人,瞧不起百姓和穷人;还不像耳朵专捡好的听,闻过则怒;更不像鼻子两面三刀,喜欢闻香的,却又擤出浊物。而人脸背后的脑瓜子,对屁股更不公道,“有粉要往脸上搽,别搽在屁股上”,这句俗话可以看出人生来就是个喜欢制造“形象工程”的主儿。

这样说,其实也很不全面。譬如,如今美女的屁股也与其脸面一样成了“形象工程”。现代人审视女人不仅仅要看有没有漂亮的好脸蛋,还要看她有没有性感的好屁股。而那些前卫的时髦美女们,露了背,露了胸,露了肚脐眼儿,接着就是露屁股蛋儿。前几天偶尔在网上看了几幅女人穿低腰裤的照片,裤子真的系到了屁股蛋的下沿,硬是把大半个屁股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这样的美女,我们只能说要屁股而不要脸。而男人的脸是很喜欢对着女人的屁股的,除了审美之外,恐怕是为了经济效益。所以在培训模特和栽培影星时,评委和导演更看重的是他们会扭动的线条化的屁股。屁股的升值,让那些屁股小的女人东施效颦,竟然戴起了假屁股,这还不是让上面那张脸面升值嘛。

我可以说,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不同的脸,但我绝对不敢说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不同的屁股。道理很简单,屁股为两疙瘩肉,又无表情,仅有大小胖瘦之别。然儿,从官场上的屁股来看,屁股复杂得如同脸面。如果屁股与屁股下面的座椅联系起来,就有高下贵贱之分,就有无数个等级。皇帝的屁股之下坐的是龙床,别人坐了绝对杀头。而官宦坐的是轿子,老百姓的屁股是挨不上边的。就连扯旗造反的农民起义军也不例外,宋公明梁山排座次就把他的下属划分了108个屁股,一个屁股下面一把椅,竟然用天上的星宿命上名(真搞笑)。这当然是历史。然而,如今的公务员的屁股也不逊色于古代,等级之多绝对超过古人。于是,就有人坐小椅子想弄把大椅子,小屁股总想熬盼成大屁股。因为屁股一大,油水就多起来。而且大屁股多是老虎的屁股很威风,别人摸不得,摸了会吃亏。而老百姓的屁股是绵羊的屁股,鞭子抽你没商量。最重要的是大屁股肥屁股有人拍有人舔,而拍马屁股是国人的强项,而被拍的屁股又那么的感觉良好。不久,我听得一位失意的公务员感叹:我并不在乎屁股坐在那里,关键是争一个脸面呀!呵呵,明眼人一听就清楚了,在官场上,一个个屁股就是一张张官脸。

屁股与脸面相伴而生,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屁股就是屁股,脸面就脸面,别把屁股当脸,也别把脸当屁股,更不能像某些人竟然搞不清楚自己的脸是屁股还是自己的屁股是脸。 06612日偶作,发表于87日《西安晚报》

欲望是痛苦它妈

姚元忠/

很长时间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穷人往往快乐,富有者常常痛苦?为什么天天为生计奔波的凡民百姓活得充实有味,而衣食无忧的闲适高贵之人却活得烦腻疲累?为什么穷的年代不见多少人自杀,而如今日子好起来自杀者时有所闻?为什么自杀者中穷人很少,而多是生活很充裕的贵人,甚至是家有万贯红极一时的明星?

有人说,这缘于生活的巨大压力。难道压力就不光顾百姓和穷人,恰恰相反,百姓和穷人所承受的压力比那个阶层都要大,遭受的磨难比任何人都要多。所以我说压力不是产生人之外,而是产生于人之内,人的痛苦说到底不是身苦,而是心苦。

人的心何以痛苦呢?答案极其简单。那就是欲望作祟。物欲、权欲、情欲……凡此种种,一旦过度,就成了一条咬心的虫子,咬得人浮躁不安,痛苦不堪。当然,人是不可能没有一点欲望的。食色性也。这是孔老先人讲的。想想人无食欲,必是胃上有病;人无性欲,那八成是生殖系统出了问题。再说,人不吃何以生存,无性怎么繁衍。可见,适度的欲望能促进人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然而,欲望不能太盛太强,否则欲壑难平,必生痛苦。这正如一只鸟如果腿上绑上黄金它就无法飞起,人背着欲望的沉重包袱就会活得很累。所以我说,过度的欲望是痛苦它妈,痛苦多是无法满足的欲望所生产的孩子。

穷人往往离幸福很近,道理照样简单,因为穷人的愿望低小而单纯。饥寒交迫的人,能吃饱穿暖就是幸福;疲累不堪的人,能安然入睡就是幸福;有了疾病的人,治疗康复就是幸福;孤苦伶仃的人,有亲人相伴就是幸福;下岗待业的人,能找一份工作就是幸福;迷路的人,忽然遇到热心人指点就是幸福……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然而,这样简单的幸福从不光顾那些欲望奢侈之徒。他们将金钱、地位、名誉置于人生之上,穷追不舍,耿耿于怀,患得患失,从而丢掉了属于生命的从容、豁达、快乐。可以这样说,欲望一旦成奢,人心就是欲望的奴隶。生活中这样的例子还少吗?譬如:费尽心机弄了个科长的位子,又朝思暮想县团级的乌纱;辛辛苦苦才成为家底殷实的小款,心中又巴望变为百万富翁;住上三室一厅就可以了,却又羡慕别人的豪宅别墅。争名者为争名绞尽脑汁,失去出名的机会就发疯;夺利者为夺利机关算尽,遇上一次夺利的机会便利令智昏……欲望无止境,痛苦无止境,而那些受欲望折磨的人冥冥之中仿佛神使鬼差,不得不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全力以赴,死而后已。如此看来,欲望又岂止是痛苦它妈,简直是不断制造烦恼痛苦的魔鬼。

所以我认为,人生要达到从容快乐的境界,必须要有无欲无求的心态。无欲则刚,无欲则强,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而无欲无求,不是付出的劳动不要报酬,不是付出的心血不求回报,不是饿着肚子不要吃的,不是天寒地冻不要衣穿。无欲无求,是指不要非分之果无望之果;不该我们得到的不硬要索取,不是我们的东西不硬想占有。人世间,万事万物都讲究平衡,一个人能力是多少,他就应该得到多少;一个人付出多少,他就应该拥有多少,这是个基本定律。虽然偶尔例外,但迟早还得平衡过来。

平平常常过日子,坦坦荡荡去劳作,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享自己的福,不去狂想,不去妄想,不去瞎想,荣辱不惊,得失不慌,从从容容过一生,快快乐乐活当下,这难道不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么?

说 肚 子

姚元忠/

肚子乃人之皮囊,里面装有人的五脏六腑。中国人说话好笼而统之,借一概全。譬如:有人肠子发炎,就说肚子痛;拉稀上厕所,称之拉肚子。吃饭不说吃进胃里,却说吃进肚子里。国人见面老习惯问:“吃了没?”“肚子饿吗?”吃毕又问:“肚子饱么?”女人怀孕也叫怀肚子,孕显其形便咋呼某某肚子大了。肚子有时还比作抽象的事物,如“宰相肚里可撑船”,那个“肚”恐怕不能视为有形的肚子吧。

现在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是:男人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或者说大肚子男人越来越多了;而女人的肚子则越来越小了,而挺着身怀六甲的女人更是不多。原因何在?不说也明。如今的男人,吃得好,动得少,便成了酒囊饭袋。营养过剩,就“集中”在肚皮子之下,于是渐渐形成了“将军肚”。而女人为了美好的形象而忍饥挨饿吃减肥药,千方百计把那正常的肚子收靠脊梁,再说计划生育国策显效,一对夫妻只生一或两个孩子,所以挺大肚子的女人你就自然不经常见到了。

肚子折射着时代的变迁。忆往昔,峥嵘岁月,物质匮乏,吃饭定量,常喝稀饭见人影,哪儿来的油水,再加劳作辛苦,交通靠腿,何能积攒得了脂肪。而当今社会,生活富裕,能吃则有,肚子岂能不大?所以有人说,现在的男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肚子搞大了,而以前的男人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女人肚子搞大了。想想不假也,那时讲的是人多力量大,女人想怀就怀,不想怀也就无奈地怀上了。有的女人怀娃就像树上结果子,一年一茬哩。于是,人一出门,就会随时随地遇见“大肚子”女人,逢上集会,那“大肚子”可比现在的科级领导多得多了哟。

如今,人们对肚子的大小也有了新的认识。就男人而言,把别人的肚子搞大叫风流,把自己的肚子搞大叫风度。有权的男人身后没个小蜜,自己就没精神;有钱的男人家里不藏个二奶,觉得自己还不阔。前卫的女人喜欢露着肚脐眼,以显自己肚子小而白多么娇柔;做派的男人爱好把裤带系在凸起的肚子之下,以显有钱有势多么的成功。像我这等男人,由于胃纳不好,吸收有限,肚子怎么也大不了,常常被人不屑一顾,这辈子看来是当不了“成功人士”了。

不知道读者发现没有,现在的男人肚子大了,肚量却小了;女人的肚子小了,气量大了。男人的肚量小了表现一是肚子装不住货,半罐子墨水摇得叮当响,见谁都夸夸其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天才。所以百姓常骂:“狗肚子装不下二两油。”二是肚子容不下反面意见和不同观点,心胸狭窄,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冒犯自己则跳得八丈高,脸血红而脖子粗,狠不得将对方吞进肚子里。尤其某些领导,鸡肠小肚,闻过则怒,见了碍眼的下级,千方百计都要给你弄双小鞋穿穿,哼,看你斗得我的领导肚么?女人呢,没脂肪,有脾气;有倩姿,没修养。在外是河东的狮子,在内是霸道的小布什,把儿子当老子,把丈夫当孙子,全颠倒了。不信去访访,现在的家庭大约有六成男人惧内,可悲地“享受”着女性霸权主义的“压迫”。

还是我的上帝公道啊!造物主总是喜欢把事物划分为好坏能够互相转化的两个方面。男人的肚子大了虽然有风度,可是健康容易出问题。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特别喜欢大肚子。而那些肚量狭窄的人,活得绝对比别人累,幸福不会降落在他们的身边。而千方百计减肥瘦身的女人们,过头了也照样牺牲了自己的健康,前不久,报章就说有年轻女人狂吃减肥药而殒命,不也悲哉!

说到这里有些委屈肚子了,因为肚量大小与肚子的大小凸凹其实没有什么关系。肚量乃心之量也。

 

上一条:青 年 学 者 段昌群
下一条:心 韵 留 声 王德强

  • 1
  • 版权所有 镇安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镇安县电子政务信息中心
    邮政编码:711500 地址:陕西省镇安县城后街
    办公室电话:0914-5322081